「图说老电影」1979年国产历史故事片《傲蕾·一兰》(上下集)

※发布时间:2022-6-23 13:09:31   ※发布作者:佚名   ※出自何处: 

  17世纪中叶(1658年),左岸支流——精奇里江江畔。身穿戎装的傲蕾·一兰手捧家乡泥土,眼望空中大雁,思绪回到了1643年。

  1643年冬,沙皇雅库茨克督军戈洛文派遣波雅尔科夫为队长的“远征队”,侵入当时属于我国的左岸的广大地区。两年多以后,波雅尔科夫在我国各族人民的下,不得不溃退。他带领哥萨克残部逃到勒拿河上,将要到达雅库茨克。

  雅库茨克。在欢迎宴会上,波雅尔科夫向人们展示了他们从来的紫貂皮、鹿茸、人参以及数不清的金银珠宝。作为人质的达斡尔族多音部落铁匠希尔奇伊的女儿、部落首领傲蕾·一兰也被押了进来。

  东哥格格

  1650年秋,莫斯科近郊的里。长用尽了所有刑法也没有让傲蕾·一兰,神父的劝降也遭到了傲蕾·一兰的驳斥。就这样,傲蕾·一兰在中度过了漫长的七年。

  狱中,傲蕾·一兰想念部落,想念亲人,更想念已经订了婚的未婚夫奥布库。订婚的情形仍然历历在目。

  那是1643年,精奇里江上游。达斡尔族多音部落沉浸在喜庆之中,鄂苏里部落巴拉革迪头人的定亲车队穿过丰收的田野,来到希尔奇伊的口。

  奥布库以铿锵有力的言语打动了希尔奇伊。希尔奇伊收下定亲礼,商定冬天迎亲。返回途中,奥布库和傲蕾·一兰得以相见。

  1643年冬天,多音部落的头人傲蕾·奥尔迪被沙俄派遣的侵略军——波雅尔科夫“远征队”。不久,“远征队”以经商交友为名来到多音部落城堡。

  多音部落的老人恰杜里和卡都蒂推举希尔奇伊前去接待,“远征队”队长波雅尔科夫希尔奇伊,要部落交出武器。希尔奇伊了,于是波雅尔科夫了希尔奇伊。波雅尔科夫希尔奇伊,希尔奇伊归附沙俄。希尔奇伊。

  希尔奇伊久久未归,他的坐骑挣断缰绳跑回城堡。“远征队”开始逼近城堡,傲蕾·一兰与众人纷纷登上城堡,一兰的妈妈安达金惊呼“我们遇上了”。

  傲蕾·一兰射断了“远征队”双头鹰的旗杆,被推举为首领。傲蕾·一兰手持部落授予的宝剑,率领年轻的猎手冲向敌人。猎手们在“远征队”的火枪面前纷纷落马,侵略军也损失惨重。

  侵略军包围了城堡,波雅尔科夫提出以一兰作人质,放回希尔奇伊和撤回围城的兵。 傲蕾·一兰带着苏木蒂毅然前往,发现父亲已在敌人的帐篷里。

  侵略军撤回了围城的兵,城堡里多音部落的男女老少开始撤离。途中遇到了闻讯赶来的奥布库。这时,苏木蒂也将希尔奇伊的遗体拉了回来。从此,多音部落和鄂苏里部落合为一处。奥布库接过一兰留下的宝剑,率领部落继续与侵略军战斗。

  (下集)1651年春天,沙皇又派“远征队”着傲蕾·一兰,再次入侵我国。因敌人,雅克萨城堡的奥布库率众撤离,一兰的妈妈安达金偷偷留了下来。

  侵略军进入雅克萨城堡,发现了双目失明的安达金。侵略军安达金为他们做饭。安达金毒死,营救一兰逃出。

  傲蕾·一兰终于见到了日思月想的奥布库。萨满相信了侵略军的,告诉了奥布库。于是奥布库痛苦地和一兰了。因为收留一兰的分歧,奥布库率领鄂苏里部落与多音部落分开了。

  从此,为共同抗击侵略军,傲蕾·一兰奔走在各兄弟民族之间。一兰和弗兰晶首先来到了鄂温克族部落,然后又到远远的江边访问了赫哲族,但是他们都不相信傲蕾·一兰。

  1652年3月24日,清在各族人民支援下,了驻扎在布扎拉屯的哈巴罗夫“远征队”,虽为攻克,但沉重打击了罗刹的气焰。

  哈巴罗夫奉调回莫斯科,斯杰潘诺夫接替了哈巴罗夫的职务。哥萨克士兵开小差得越来越多,斯杰潘诺夫严厉处罚了他们。

  没被斯杰潘诺夫的哥萨克士兵叶菲姆卡逃到赫哲族地区,遇到了被自己偷偷解开绳索而逃生的奥布库,向他讲述了一兰在莫斯科不屈的情景。

  为了粮食,斯杰潘诺夫兵分两包围了多音部落。傲蕾·一兰一面派诺木蒂到清军水师报信,一面与罗刹决一死战。清军水师和玛占的援兵及时赶到,全歼了罗刹,斯杰潘诺夫也被一兰射死。

  

关键词:历史剧情片